長久以來,台北新公園是台灣同志的情慾地盤,儘管時代在變,新公園卻始終在那,見證著男同志歷史的起起落落。

在這裡,有學生與上班族、有外省與台客;有人在蓮花池畔尋尋覓覓、有人在TAIPEI樹叢下你追我跑;有純淨的兒童遊戲區,也有充滿原慾的叢林猛獸區;它是有些男同志正式踏進同志圈的所在地,也是其他男同志每天打卡上班的公司。在這裡有顛覆性別角色的葛格底迪與金剛芭比,有跨國相戀的米皇后與西餐妹……

 台灣同志族群的相關歷史極少被書寫,而新公園,紀錄著一部台灣同志的近代史,本書的企圖之一,即是希望能搶救新公園空間中的男同志歷史,為即將流失的珍貴口述資料留下記錄。書內採用三十四位受訪對象的口述內容,含括老、中、青三代,從七十歲的老年男同志,縱跨到現今活躍的大專、高中生族群,這些不同世代男同志不曾間斷地承傳空間經驗,讓新公園這個佈滿朝野權力圖騰的政治墓園,得以化身為迷人多元的情慾花園。

本書作者、晶晶書庫創辦人阿哲說:「對我而言,沒有任何一處空間像新公園一般,承載著我十餘年的同志青春夢,它連繫著我生命中深刻的情感記憶。」這本書是阿哲由空間專業出發,對同志社群、對關心性別與文化,及想瞭解另類台灣史的讀者,一份最深情的獻禮!

•推薦辭 基本資料 •作者簡介 •目錄 •書序 •精選書摘   •我要購買

推薦辭


藉由田野調查、人物訪談、資料搜整,阿哲筆下的新公園是眾多同志生命、情感的集散地,彷彿一個大家族,互相間雖無生物血緣關係,卻有命運上的相濡以沫牽連。

閱讀本書令我最動容的正是這種歷史感,隨著阿哲有如說古論今的娓娓道來,身為一個當代台灣同志的生命座標遂清晰地展現,看到阿哲訪問趙媽的那些段落,尤感珍貴。也許我自己也這麼從少年到中年,一路從新公園走過,所以讀起這類資深同志的口述歷史感受最深,也格外體會《去公司上班》的出版意義不凡。                              

──許佑生(知名作家、性學博士) 

不管你是異性戀或是同性戀、不管你是不是新公園的常客(白天或夜晚),《去公司上班》這本書會讓你對於台灣同志歷史的縱深以及同志空間的演變有更為深刻的理解,讓你看到男同志如何於無所不在的異性戀機制中尋找出口。

你到你的公司打卡上班,我到我的公司打卡上班;不管彼此的異同,這本書都會讓我們更加認識我們自己。

──畢恆達(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教授)


基本資料


《去公司上班》

 

作者:賴正哲

系列:同言同語系列6

224頁/平裝/橫排

2005年9月1日出版

ISBN 957-8233-55-8

定價320元

→購買


作者簡介


賴正哲,暱稱阿哲,五年五班,瘦高陰柔氣質男同志。

國中畢業後,選擇宜蘭頭城的復興工專(現今蘭陽技術學院)建築科就讀,在當時陳其澎等熱愛建築設計的年輕老師啟蒙下,學會好好觀察生活,仔細看山、看水、看人。此後,展開長達12年的建築學習生活,大學插班逢甲建築系,研究所畢業於淡江建築所。

    曾任職於建築工程設計公司、台大建築與城鄉研究所規劃室。1995年開始參與台灣同志運動。1998年旅遊美國兩個月後,決定將空間研究與同性戀身分做結合,遂於1999年在台北經營華人地區首家同志書店──「晶晶書庫」。之後開設「晶晶咖啡」、「晶晶藝廊」,並曾於台北公館商圈推動「彩虹社區」。目前正致力於為在地文化,打造性/別平等、情色無罪的環境努力中。


目  錄


〈序〉我們永遠的家    ◎許佑生

〈序〉讓同志的夜晚比白天更閃亮    ◎畢恆達

〈謝辭〉獻給天上人間

〈序曲〉 永遠的新公園

 

第一篇  政治 vs. 情慾:兩種歷史

◎變遷的地景,變遷的政治

•日本殖民時代:政治統治與文化馴化

•二戰後:從歌頌大中國,到平反二二八

◎無敵青春鳥之空間拼貼

•創世紀:起源的傳說

•情繫蓮花池

•新公園少年殺人事件

◎從香檳、百樂池到二二八

•「香檳」開張,Gay Bar誕生

•火炬三部曲:新公園、Gay Bar、三溫暖

•你的「二二八」我的「228」

 

第二篇  進圈子:身體、認同與反污名

◎這個、那個小圈圈

•外省本省一家親,米皇后西餐妹相見歡

High and Low:社經階層與入園模式

•顛覆性別的圈內角色

◎身體表演:性、空間與權力

•當圈圈遇見圈圈:不同族群的互動

•身體表演與空間記憶:性別政治的雙重越界

•援助交際與廁所玫瑰

◎脫軌的奇想,命名的政治

•蓮花池的召喚:從空間認同到社群認同

•歪讀、假仙的空間新詮釋

•「同陣」的集體慾望現身

 

第三篇  情慾地景與空間權力

◎建構空間認知圖

•菜鳥找地標,老鳥走密道

•情慾體驗與動線變遷

•劃界與越界

◎男同志社交遊樂園

•遠遠近近:試探的遊戲

•一椅、一樹,難忘定情處

 

〈結語〉 繁殖異類空間,翻轉同性戀污名

•同志商圈魔術城

•期待一個尊重多元的新新公園

〈附錄〉和平 VS. 不和平:從「玻璃」的落選談起

〈參考文獻〉


書  序


我們永遠的家

◎許佑生(知名作家、性學博士)

近幾年來,我都會前往香港參加「華人同志大會」,與來自大中、港、台,以及全球的華人同性戀朋友溫暖相聚。其中有屆在一場分享生活經驗的座談上,一位故鄉在桂林的大陸男生說起他們被封閉的苦悶,每個人都很孤立。可是當地的圈內人或先或後,不約而同都會尋到一處大型廣場。大夥在那塊寬闊的空間裡,各自找落腳處歇息,然後互相拋著打探的視線。

 有人便問說,那些人剛開始的第一次,又是怎麼知道該往哪一處廣場,才能尋覓到同伴呢?他說,在地的資訊固然不流通,但似乎圈內人體內天生就有一股與同類相聚的熱望,也有一種嗅出同類氣息的敏銳感應,反正大家就是像被一條隱形的線拉著,聚攏在一起了。

 一般人可能對這種「奇異嗅覺」十分不解,但舉凡同志大概都頗能感受箇中奧妙吧。那處廣場就是所謂的「同志情慾空間」,儘管沒有標示此地是同志專區,然而彷若真得是天生體內有雷達裝置,同志們只要經過一個公共場所,與散佈在裡面的人打過照面,很快就會搞清楚這兒是不是白先勇在《孽子》中所稱的「我們的王國」?

 像這種提供同志情慾流竄的廣場,幾乎全世界的都市裡都存在。我到倫敦探訪友人時,他帶我在居家附近逛,社區中竟有一座荒草蔓生的墓區,連白天走在其間,都感到涼颼颼。但朋友說不管白晝、夜晚,這裡都有同志在釣人。

 情慾,真是像生命力旺盛的野草,不論生長的環境多麼受限,依舊會突破重圍,歷經風吹雨淋,最後長得茂密驚人的地步。而同志的情慾更是如此,在現實世界中備受壓抑,便發育出一種頑強抵抗、逆境求生的蠻勁。

 長久以來,台北新公園就是台灣同志的這塊情慾地盤。放眼圈內,很多同志的青春歲月在這片園地度過,也始終有不少年老同志在此出沒;甚至聽說有一些中南部朋友,因為自覺情感沒有出路,或同志身份曝光而逃家,坐車抵達台北車站後,兩隻腳胡亂逛著,最終就把不知何去何從的主人扛到新公園來了,找到了同伴,宛如回到心靈的老家。

 從以上這些意義,來看賴正哲(「晶晶書庫」的阿哲名氣響亮,還是叫他這個綽號,比較親切,有自家人的味道)的《去公司上班》,格外能體會:新公園,紀錄著一部台灣同志的近代史。它不僅具有歷史地位,也形成了匯集我們情感投射的精神象徵。

 阿哲是五年級中後段生,年紀大小最是剛好,大到正好趕上見證三溫暖、網路時代之前,新公園的遊蕩狩獵是如何成為同志情慾的最大「貨源」;但又年輕到還有一身精力,仍有興致與新生代的同志周旋。他又是淡江建築研究所的高材生,諳熟人文與空間的對話;加上五年多來,他主持國內唯一的同志專業書店「晶晶書庫」,經常以同志代言人在媒體表達相關議題,對圈內生態與文化累積了相當的觀察厚度。綜合這三類特殊的資源,阿哲深入研究新公園與同志情慾空間的歷史糾葛、愛憎離合,幾乎是不做第二人想。

 在白先勇的《孽子》中,素描了同志在新公園像遊魂的影影綽綽,營造出的文學氣氛,讓人盪氣迴腸。不過,小說裡為了使人物間的情節充分推演,新公園本身的意象只是一個出場的舞台。幸好,有阿哲的《去公司上班》完全填補了這個缺角,新公園終於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情有欲的獨立生命了。

 藉由田野調查、人物訪談、資料搜整,阿哲筆下的新公園不同於我們認識的那個「公司」。我們生活中接觸的新公園,常被視作情慾的出口;阿哲撰寫的新公園則是眾多同志生命、情感的集散地,彷彿一個大家族,互相間雖沒有生物血緣關係,卻有命運上的相濡以沫牽連。

 看到阿哲訪問趙媽的那些段落,尤感珍貴。我深刻記得年輕時初次出入同志酒吧,就是趙媽的場子。那時,我被他的顧盼自憐、巧笑倩兮的風情,迷惑得一愣一愣,心想怎麼有這樣陰陽同體氣質的男子啊,身段優雅、舉手投足都是戲,唱起「卡門」滿座轟動,渾似絕代貴婦再世。

 也許我自己也這麼從少年到中年,一路從新公園走過,所以讀起這類資深同志的口述歷史感受最深,也格外體會《去公司上班》的出版意義不凡。

 同志,因為鮮少走進婚姻與家庭,常以無根自況,生命的歷程往往有斷代的錯覺。可是,近代西方的同志人權運動最重視「同性戀的歷史意識」,強調各國(地)同志儘管有文化、語言、生活背景的差異,但一脈相傳的歷史過程卻是相通的,都在偏見中醒悟,奮起。

 閱讀這本書,令我最動容的正是這種歷史感,隨著阿哲有如說古論今的娓娓道來,身為一個當代台灣同志的生命座標遂清晰地展現。新公園,如今已被更名為「二二八和平公園」,背負了一個沈重的政治包袱。但對同志而言,新公園還是新公園,是大家載欣載奔的聚落,每個同志的個人生命史在此交會,融入龐大的同志家族史,過去如此,現在如此,將來亦是如此。

 新公園,不僅是我們的公司,也是我們的家。


精選書摘


對我而言,沒有任何一處空間像新公園一般,承載著我十餘年的同志青春夢,它連繫著我生命中深刻的情感記憶……more

早在五十年前男同志就把新公園叫做「公司」了!張力與張揚兩位年屆五、六十歲以上的男同志,年輕時活躍於新公園,對他們而言,《孽子》中的角色,從空間當權核心人物外省籍楊教頭,到鬼靈精怪四處流竄的本省籍老鼠等人,反映了五O、六O年代新公園男同志不分省籍、階級,相互認識交往的狀況……more

Bruce說)在大榕樹及花架這一邊我們叫做「兒童區」,因為都是小孩子、年輕人。而在 TAIPEI樹叢這邊我們叫做「叢林猛獸區」,因為有很多人都躲在這裡。在原陳納德將軍碑的後面,駿馬的附近一帶,我們稱之為「老人區」,因在此區的活動者多半是年紀比較大的同志……more

(小榮說)我會從面對博物館左邊的入口旋轉門進入的,現在這個門改成了推門,較沒有那種兩人一同在同一個旋轉門中錯身互望打量的趣味,如果錯身而過的又是自己喜歡類型的人,簡直有一種天旋地轉暈眩的霎那高潮……more  

•推薦辭 基本資料 •作者簡介 •目錄   •書序 •精選書摘   •我要購買

女書店   華文地區第一家女性主義專業書店

• 106台北市新生南路三段56巷7號2樓•TEL:02-23638244•FAX:02-23631381

http://www.fembooks.com.tw•e-mail:fembooks@fembooks.com.tw